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是奸淫还是被奸淫

是奸淫还是被奸淫

作者: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  奸淫?被奸淫?
  黑夜,一向都隐藏着人世间应该被隐藏的事物。月光,却总是企图要揭去那黑夜神秘的面纱。
  在月光下的血色,总是如此的凄美,也总是令黄烨无比的兴奋。随着剑的拔出,一道血泉由冰冷的屍体胸口喷出。黄烨的嘴角,泛起一道残酷的笑容。
  黄烨对着手中的剑道:「这是在金龙镖局叶开极手上。这是,你也被我奸淫了五十七次。」哼!黄烨甩手走去。
  黄烨走在黑暗的街道上,吹过耳边的冷风让黄烨开始冷静下来。金龙镖局不是什么大镖局,甚至是连一个二流镖局都谈不上。叶开极本人是外家高手,但是因为威望不够所以手下没有高手,所以只要不是叶开极亲自押送的镳,大多不是很安全。虽然不是个一流的镖局,但是黄烨还是决定必须亲自去踩个盘子。
  此时黄烨手中的冰血震动了起来。
  「你也开始兴奋了吗?」黄烨对着冰血道。
  突然间,一个枯叶被踩断的声音传入黄烨的耳里。黄烨自嘲道:「原来不是兴奋,原来是被人盯上了。」「识相的自我了断,省的大爷动手。」一个苍老的声音道。
  黄烨突然朗声道︰「日里耕作,夜里走刀。不知道是北方的刀,还是南方的刀?」苍老的声音道:「日里走刀,夜里也走刀。日里走的是明刀,夜里走的是暗刀。既是北方的刀,也有南方的刀。」黄烨定了一下心神道:「各位爷,既然是走刀吃饭,还请告诉是北方哪几刀,南方哪几刀?」苍老的声音答道︰「既然是走刀,只有留下性命后,才能去问阎王是哪几刀要你的命。」刹那间,黄烨人动,鞘动,狠狠的打在一个黑衣人的腰间。黑衣人幌了幌开始大笑起来,笑声却带着愤怒。黄烨的左手紧紧的握住冰血的剑鞘,右手捏了一个剑诀。黄烨谨慎的说道:「请问爷,我这是刀吗?」四下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那黑衣人的笑声。
  苍老的声音道:「沾错了点子,大伙扯呼。」黄烨一听,知道那伙黑衣人要闪,於是捏了剑诀的右手往大笑不止的黑衣人身上点了一下,黑衣人便突然间没了声响,软软的倒了下来。
  「留下我一把刀,这位小爷请划下道来。」苍老的声音道。
  黄烨道︰「留下哪把刀买我的命,你这把刀便还你又如何。」苍老的声音道︰「沾错了点子,还请小爷还我这把刀。」黄烨道︰「点子是谁?」苍老的声音道︰「不是刀不能知道点子,小爷是刀吗?」黄烨道:「北方黄刀堂下,秋风落黄叶中的黄叶。」苍老的声音道︰「原来是自己人。北方红刀堂下,万花丛中绿,一点绿,石碧青;连同南方水刀堂下,碧波春草,水明兴。见过小爷。」黄烨道︰「点子是谁?」石碧青道:「金龙镖局的一支镖,由二镖头押送。点子就是二镖头。」黄烨道︰「点子硬呼?」石碧青道:「小人的刀应付的了。」黄烨听到这里,点了点头道:「一柱香后,穴道自解。」黄烨也不理会石碧青等人,迳自展开身形去了。黄烨并没有直接离开这城镇往金龙镖局所在地而去,黄烨却往一座山迈开了步伐,那里有他要的情报,也有他赚钱的方法。
  一走刀什么叫做走刀?走刀和走镖其实是很类似的行业。走镖吃的护送人物或是物品这碗饭,走刀吃的则是杀人越货、烧杀抢夺这碗饭。
  江湖上各行各业都有自己辨识身分的切口,走刀的当然也不例外。每个吃这碗饭的都可以对外说自己是一把刀,这一把刀的目标就是点子。
  当然了,这本来就是黑道上的一笔生意,所以也就有了堂口和地盘的划分。
  只是走刀的不能像走镖的一样开个刀局,光明正大的跟别人说要杀人来找我,所以切口也分明暗两套。黄烨和石碧青讲的便是明的切口,用来辨识和确认点子和敌我的身分,稍微走过一点江湖再加上有朋友的指点,这一套明的切口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  第一章
  黄烨迳自离去后,石碧青和水明兴谈论了起来。原因其实还是从堂口和地盘起来的。北方的刀堂用天、地、玄、黄、宇、宙、洪、荒,来排名前后,但在这八个堂口之上还有一个玄武堂,用来统派任务和情报。
  南方的刀堂则是用地、理、山、水、星、月、武、文,来排名。在这八个堂的上面也设有一个统筹的朱雀堂。
  所以任何人,不论他在任何地方,只要他想要买一个人的命,他都可以出钱找到刀堂,请人走一趟刀。
  这刀也有分明刀暗刀。所谓的明刀,便是寻仇的刀,因为出价买刀的人和点子之间有深仇大恨,也不怕身分曝光,甚至是希望点子知道是他买的刀,所以光天化日之下也可以截杀,这叫做明刀。


  暗刀的种类就多了,截镖、杀人、放火、寻仇,只要是不能见光的,都归类在暗刀里。走了暗刀便不能透露是谁买的刀,便是点子侥幸不死想要寻仇,走暗刀的也只能自己接着,要不然便是坏了规矩。
  走刀的人也有分别,像是黄烨在切口里说道:「日里耕作,夜里走刀。」指的就是走刀不过是他的副业,而且他只走暗刀。
  这一类的人在江湖上大多还有另外一个身分,走刀时用的兵器也大多不会是在江湖上的标记。石碧青的切口里说道︰「日里走刀,夜里也走刀。」便是说他是专吃这碗饭的,明刀他也接,暗刀他也接。
  这类人便是在江湖上也不会多出名,因为不出名他才能明暗两种刀都接,也比较容易得手。只是这类人在走刀时,便习惯把自己惯用的兵刃带上,以确保自己有相当的把握,至於暴露身分与否,因为没多出名所以大多也不放在心上。
  话说黄烨走后,水明兴是老大的不甘愿。
  水明兴埋怨道:「不过是个北刀堂中排名第四的黄刀堂下的一个无名小卒,大哥把他宰了交差便是,又何必低声下气的,小爷前、小爷后的叫着。」石碧青道:「这趟暗刀走的是截镖,杀了他也搜不出要的物事,你我又如何交差?再说贤弟,秋风落黄叶在南刀堂里头或许没什么名头,但便是在我们北刀堂里,却没有多少个人敢动。」水明兴疑道:「难道大哥怕宰他不掉?」石碧青道:「他只走暗刀,而且他在刀堂里只走过五次刀。每次出刀没人见过他带剑,贤弟也知道,只走暗刀的人通常是不会在上自己趁手的兵器出刀。没人见过他的剑,老哥哥我心理也没有底。」水明兴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问道:「只走过五次刀便有了字号?」石碧青答道:「黄河帮主司天南、北海青蛟文向、千钧手赵霸先、销遥女金纹凤、采阴补阳一色散人,你走成这五趟刀难道不值得有个字号?」水明兴道︰「可这五个人是死在飞刀之下,难道黄叶会飞刀?」石碧青反问:「有听过铜钱刀吗?」
  水明兴摇摇头道︰「小弟听过鬼头刀、柳叶刀、柴刀、戒刀,就是没听过铜钱刀。」石碧青道:「铜钱刀老哥哥也只是听说黄烨会使,究竟铜钱刀长什么样子,老哥哥也不知道。走完这趟刀,咱们再好好琢磨琢磨。」此时的石青碧和水明兴已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