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意淫强奸  »  无限之淫神的诅咒

无限之淫神的诅咒

作者:来源:怡红院论人气:加载中

字数:54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第六十一章 千夏的午餐(三)

  此时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回到教室,一些人对角落里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,而另一些人则颇有兴致的在旁边围观着这幕喂食play,有男亦有女。
  还未意识到这点的千夏此时再次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,是继续顺从的张嘴,还是奋起反抗,然后被恶势力轻松镇压。

  【可恶】

  千夏望着眼前的一勺米饭,无比为难,米饭上面水淋淋的,特别是还有一些黏稠的银丝纠缠在米粒上,这是卷毛男从她的蜜穴里刚刚挖出来的一勺。

  【就…就当吃稀饭了……】

  实质上,摆在千夏面前只有一种选择,想必如果她拒绝的话,会受到更羞耻的对待吧。这短短几十分钟,她便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,然后只能羞愤地选择暂时妥协。

  千夏微微张嘴,眼睛瞟向四周,她发现周围的人似乎变多了不少,这让她的羞耻感更甚。但接下来的事让她始料未及,张嘴的她并没有等到米饭入口,而且一根狰狞的肉棒,肉棒表面被大量米粒粘黏着,一只手按下她的头部将肉棒捅入她的口中。

  「!」

  「舔干净!」这是卷毛男生的命令。

  盛饭的工具只是由勺子变成了肉棒,但这却给予了千夏更大的耻辱感,要她主动舔肉棒什么的,根本不可能嘛。千夏很想什么也不管的一口咬下去进行报复,但是接下来她大概会被更残忍的报复吧,她的理智阻止了她的冲动,于是千夏只能半张着嘴,任由肉棒在她的口中肆虐。

  【就算不能咬你,我用牙齿蹭你……哼!】

  千夏这种被动接受的态度让卷毛男生很不爽,却又没有什么办法让千夏主动去舔他的肉棒,只能自得其乐地摇动腰部,让肉棒在千夏口中左右搅动,但牙齿与肉棒磕磕绊绊的让他毫无快感可言。最终卷毛男生只能将肉棒抽出,不爽地嘀咕一声:「迟早要你主动舔我的肉棒!」

  工具再次被换成了勺子,千夏毫不反抗的就将在她蜜穴内浸泡过的食物一点点的吞咽下去,虽然味道不怎么样,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喂食,她已经习惯了不少。这些东西让她觉得恶心,一部分是因为奇怪的味道,但更多的大概是心里因素。
  这时候周围已经没剩多少食物了,卷毛男生也没有更多的兴致继续喂食千夏,无视千夏的抗议,他将剩下的一个鸡蛋、一根香肠、两片小面包一股脑的全部塞入千夏的蜜穴,就当千夏已经吃完了,然后将蜜穴的丝带还原,而千夏毫无反抗之力,只能愤怒地看着卷毛男生撕毁他们之前本就毫无效力的约定。

  「你!」千夏的蜜穴再次被塞得满满涨涨的,她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满溢的怒火了。

  「瞪什么瞪?帮你把两张嘴都喂饱还不感谢我们?反而愤恨我们?」卷毛男掐了掐千夏的脸蛋,坏笑道:「快上课了,让乐于助人的我们最后帮你清洗一下脏乱的脸吧。」

  「大家都来帮忙,给这个奴隶好好清洗清洗。」

  卷毛男快速撸动着自己的肉棒,准备给予千夏最后的洁面奶。

  「虽然没能插入,但是能射在如此美丽的脸蛋上也不算浪费我的精华了。」一位男生兴奋的对着周围的人说道,手上的动作愈加迅速起来。

  「让让,让让!我要射了!」另一位男生驱赶着挡在他面前的人。

  在千夏眼前,一根根粗细不一的巨炮逐渐靠近她的脸颊、额头,将炮口紧挨她的肌肤。最终,伴随着一声声炮手们的怒吼声,巨炮向外喷薄着怒火,一枚枚白色炮弹如网般笼罩着千夏,扭开的头部被几双手摆正,她只能紧闭着眼睛正面承受着密集的炮火,就连身体各处都受到了波及。

  一道道白浊的液体顺着千夏光滑的脸蛋曲线滑落,却被底下的一只手接住,然后反复抹在了她的脸上,如同洁面一般,细致的涂抹着脸部的每一处。

  「哈哈,精液面膜完成!」

  「就让你的皮肤好好吸收我们的精华吧。」

  ……

  千夏双眼紧闭,睫毛微颤,脸上布满湿滑的白浊,她的每一次呼吸,都能嗅到鼻下的腥臭味,此时的她什么都没有想,也不想去想,只是默默放空思绪,等待着时间的流逝。周围的人已经渐渐散去,然而她的身体却依旧是之前的模样,无人理会,无人清理,她大概需要一直保持着这幅模样,直到放学的铃声响起吧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当千夏感觉到禁锢着她双腿的装置松开时,她才回过神来。
  【现在,该干什么来着?】

  与她发麻的双腿相似,她的思维也有些僵化了。她艰难地睁开被白浊糊住的双眼,视野里一片模糊,但教室里的人似乎都不见了,只剩下她一个。

  【要去找春香么?】

  【可是……春香现在的样子……】

  如同生锈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,千夏的思维渐渐开始活跃起来,一个个的想法在她的脑海里生成,然后很快又被否决,她无奈地发现,无法使用技能,没有帮手,她最终只有依靠春香这一条路可走了。

  但是,就在千夏还在焦虑时,「噔噔」声由远及近,然后在接近她身边时突兀消失,千夏扭头望去,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俏脸逐渐靠近她,伴随着「咔嚓」一声,俏脸又开始远离。

  千夏还没弄清楚面前的人是谁时,脖颈的项圈就传来了巨大的拉力,将她从座位上拉扯了下来,而且她还没来得及站稳,人影转身就走,手上还有一根锁链连接着千夏的项圈。

  于是,规律的「噔噔」声与杂乱的「嗒嗒」声响彻在空旷的走廊,还有千夏那一声声「春香你慢一点」的呼喊。

  是的,望着前方那个熟悉的背影,千夏就认出来那一定就是春香了,只不过,现在春香又想把她带向哪里呢?

  是离开,还是踏入更为深沉的黑暗?

  千夏不得而知,但她只能紧随春香的脚步,踉跄着向着她们的终点走去。
  ……

  千夏脸上的白浊已经风干,身体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放学了,但她一路上并没能见到学生的身影,这好歹让她稍稍松了口气,她可以不必忍受那些让她难堪的视线了。

  但很快她就轻松不起来了,因为残留在她蜜穴内的食物随着她不停地走动开始松动了,某种食物即将漏出来的感觉让她的步伐有些扭曲。

  最先漏出来的是最后塞进去的香肠,当时鸡蛋和面包都被香肠捅到了花径深处,然后香肠只是被卷毛男生随意地摁了进去。随着千夏大腿的不断晃动,马蹄靴踩踏地面的震动,蜜穴处的薄纱出现了一点点的凸起,千夏唯有收紧蜜肉才能让这种掉落感减弱少许。

  就这样,怀着不安与紧张,千夏随着春香走了一长段路,最终来到了某个圆形的馆场外,接着从后门走进了建筑内部。

  ……

            第六十二章 仪式(一)

  从后门进入似乎无法看到建筑内部的情况,千夏只能感受到建筑里面似乎十分嘈杂,一路上,她唯一看到的就是一扇扇关着的门,而她此时就被春香带着走进了某个门内。

  进入房门后,春香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  「去那里清洗一下吧。」春香指着角落的浴室,但很快又转念道:「算了,我来帮你好了。」

  这里是一间檀木铺成房间,正前方是一个大型的梳妆台,镜面反映着刚刚进门的两位少女,右侧立有不少衣柜,某些柜门尚未关紧,露出里面衣物的一角,而角落还有着一扇房门,想必那就是春香所指的浴室了。

  千夏是被春香强硬地拉进浴室的,进门后,她身上的衣物就被剥离,束缚也被彻底解开了。刚刚脱离束缚,千夏的身体还有些酸软,根本无力阻止春香的侵袭,或许也并未想过阻止,她只是有些害羞地瑟缩着身体,任春香不断擦拭着她柔嫩的肌肤。

  但很快,千夏不得不阻止春香了,因为春香趁着她放松之际将手指悄悄伸进了她的蜜穴,在里面抠挖着,那里面还有着保存的食物呢,现在肯定被春香发现了,想到这,千夏一阵脸红,伸手抓住春香的手腕,想要将春香的手指拉出来。
  「不许动,让我来。」春香盯着千夏的眼睛,一副严肃而认真的模样,而右手则和千夏的双手在蜜穴处僵持着。

  被好友如此盯着,千夏有些心颤,想到之前的一些事,手上的力道也渐渐减弱,最终只是无奈地抓着春香的手,如同附着品般。

  春香扣扣挖挖了好几分钟,却只有一根香肠落了出来。

  「嗯,看来得冲一冲了。」春香自言自语。

  在千夏的极力反抗之下,某根水管依旧深入了千夏的蜜穴,温水被持续的注入,然后随着春香按压着千夏有些鼓胀的腹部,食物残渣顺着水流被不断地冲出,唯一算得上完整的食物的,只剩下最后才从蜜穴喷出来的那个剥了壳的鸡蛋了。
  在春香奇异的眼神下,千夏只能羞耻地低头,轻声道:「对…对不起。」
  【为什么我要道歉啊,明明都是春香的错~】

  「那就别浪费了。」

  「诶?唔~」千夏的话被某个湿淋淋的白蛋堵住了。

  【为什么我要吃下去啊】

  千夏可怜地望着春香,希望春香只是和她开个玩笑。

  「哈~」春香轻笑一声,收回了鸡蛋,然后在千夏松了一口气的时候「咔嚓咔嚓」两下全吃进了嘴里,最后鼓着腮帮,一脸古怪的靠近千夏。

  【不会吧……】

  千夏望着春香离她越来越近的脸,头也慢慢后仰,想要远离这个奇怪的春香。
  「不……唔~嗯~」

  千夏后仰的脑袋被春香抱住,在春香的主动下,两位少女的双唇终于交接了,某个被嚼碎的食物也被春香一点点度给了千夏。千夏此时双眼圆瞪,鼻腔发出短促的哼声,贝齿也被春香灵活的舌头撬开,或许是由于太过于震惊而根本无力咬合吧。

  「嗯~」

  春香的唇很软,很嫩,那灵舌更是主动追逐着千夏躲闪的嫩舌,挑动着千夏的舌尖,引起千夏身体的轻颤,舌尖也不时触动着千夏口腔内的嫩肉,给千夏带去一阵阵奇异的麻痒感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千夏的双手已经紧紧环住了春香的纤腰,口中不时发出「啧啧」的吮吸声,舌头在交缠,口水在交换。不知什么时候,千夏已经半眯着眼睛,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,喉间偶尔溢出几声悦耳的娇吟。不知什么时候,两位少女的眼睛已经睁开,瞳孔里相互倒映着对方的面庞,吮吸声也变得微弱起来。
  最终,随着某种气氛渐消,少女们的双唇分离了,接着分离的是交缠着的舌头,中间拉出一根透明的银丝。

  这是一个鸡蛋味的吻,千夏望着春香,内心的种种不满都随着这个奇异的吻而消失殆尽。春香大概也很难办吧,她能感受到春香那焦虑而担忧的心情。因为当时春香无比用力地抱着她的脑袋,身体都因此有些颤抖,她就是因为感受到了春香的心情而慢慢原谅她的,绝不是因为震惊而被趁虚而入。

  「好了,继续清洗吧。」

  这之后,春香再次恢复了之前有些冷淡的模样,帮助千夏彻底清洗着身体。其中遭到了千夏微微抵抗的只有春香想要清洗她后庭的时候,但由于春香仍然强硬的态度,千夏只能翘起臀部,任由春香往后庭里灌入温水,然后轻柔按压她的腹部,让水流喷射出来。如此几次之后,千夏只能半跪在地上虚弱的喘息着,菊穴还在往外流淌着清亮透彻的温水。

  当千夏最后从浴室中走出来时,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。

  围着纯白的浴巾,千夏浑身清爽,白皙的脸颊透着红晕,白嫩的脚掌踩踏在木质地板上,留下一个个水印,如果能够忽视身体的虚弱和某些部位内部的潮湿和水润,千夏一定会觉得她来到了天堂,但事实是,她依旧陷于泥沼。

  而此时,地下的某个房间,一阵笑声传出:「哈哈,春香的办法可真不赖啊!接下来,就是我的时间了……」

  清洗完毕后,千夏又被春香拉到了梳妆台坐下,接下来的几十分钟,千夏就在坐在这里被春香打扮着。

  脸颊被打了些许粉底,变得更加晶莹透亮,柳眉被描绘得更加立体,配上淡紫色的眼影和清晰的眼线略显诱惑,微长的睫毛卷而翘,让镜中疲态微露的少女显得精神万分,唇色也不是正常的粉色,而被涂成诱惑的亮红色,两腮也被点上了淡淡的粉红。

  如此稍作打扮之后,镜中的少女便由一个还略显青涩的花骨朵绽放为诱惑无比的玫瑰。随后,春香转身从某个衣柜里拿出一套服装递给千夏,望着千夏黑亮的眼睛静静地说道:「穿上吧。」

  这是一套纯白色的薄纱礼服,轻柔飘逸,如同无物,它还有着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–婚纱。

  千夏望着手中的婚纱,眼神恍惚了一下,接着神情再次恢复平静,淡淡的问道:「做谁的新娘?」

  春香没有立刻回答,而且盯着千夏的眼睛,眼神里无数情感流露,但千夏似乎并未注意,只是微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婚纱。

  【抱歉,千夏酱,我并没能阻止他们】

  虽然春香内心在悲叹,但她却无法表达出来,只能平静的回答道:「大家。」
  如愿听到了某个不算太意外的答案,千夏的手只是轻微的抖了一下,婚纱也飘飘落地。

  这之后,春香捡起地上的婚纱,挂在了一旁的衣架上。千夏这才继续开口问道:「还有多久?」

  「四十分钟,六点整。」

  房间再次陷入寂静。

  「我可以逃走么?」

  「不可以。」

  又一次的寂静。

  「该走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再一次的寂静。

  「该走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这一次,春香却是主动地扶起千夏,然后揭开被千夏护住的浴巾,露出里面赤裸的少女美肉,白嫩水润而亮丽。接着拿起旁边的婚纱帮助千夏穿戴起来,千夏并未反抗,而是顺从地随着春香的引导穿戴着这套服装和首饰。

  这并不是一套正常的婚纱,当千夏第一眼看见这套服装时就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一点,因为它根本就没有上装,而现在,千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更加确定了这一点。

  只能挡住半边屁股的白色薄纱蕾丝短裙,白色的连体丝袜,不过裆部被空出了一个心形开口,心形的尖端正好是阴蒂位置,而另一个尖端则恰好位于菊蕾,丝袜紧紧包裹着千夏的大腿、小腿、柔足,唯有裆部一片空虚。而上身则是光洁一片,只有乳尖的两个银制夹子下挂有两个心形的铃铛,这便是上身唯一的装饰品了。唯有头饰上垂下的透明面纱如同最后一层遮羞布,掩盖住了她的面容与后背。

  接着穿上的,是一双银色的高跟芭蕾舞鞋,让千夏几乎只能垫着脚走路,而鞋码比千夏的脚还要小一号,让千夏的脚简直固定在了鞋里。最后,春香拿出一个米白色的金属项圈和两副红色镣铐,分别锁在千夏细嫩的脖颈、手腕和脚腕上,项圈上连着一根银链,银链的另一端握在春香手上。

  「走了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伴随着两种高跟的「噔噔」声,还有摇摆着的清脆银铃声,千夏和春香离开房间,渐渐消失在远处暗淡的光影中。

  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