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幸得君怜

幸得君怜

作者:来源:怡红院论人气:加载中

幸得君怜


排版:zlyl
字数:57283字
下载次数: 40



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砰地一声,一扇雕着八仙吉祥图,非常老旧的门,被人粗鲁的推开,而后打到墙面,再反弹了回去。

    开门的人当场自食恶果,被弹回来的门扉给撞疼了手臂。

    「哎哟!」那人为了不将手上端着的茶盘打翻,只好硬生生的捱了一下。
    杯盘相撞的清亮声响伴随着来人重重的脚步声,向着窗台边的书桌走来,那人匡当一声,将手上的托盘用力的放到堆满书籍的桌上。

    而一直待在房里,坐在桌前看书的刘静明,从门被打开,到桌上放下了东西,她完全像听而未闻似的,神色自若,连半点反应都没,更别说抬头看一下了。

    因为每隔个三两天地就得听一次这种甩门声,她早已经习以为常,被训练得不会被吓到了。

    站在桌边的人,看到刘静明完全没有反应,等了一会儿,才忍不住出声唤,「小姐……」

    听到叫唤,专心看书的刘静明才将头从书上抬起,看了看站在桌旁嘟着嘴,一脸委屈生气表情的婢女铃铛。

    「什么事?」如铃铛所愿,刘静明暂时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。

    「小姐,我快被气死了!」长相可爱的铃铛气呼呼的嚷着。

    「哦?」刘静明淡淡的应了声,算是给了响应。

    接着她完全不给面子,又低下头看书去了。

    「小姐,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生气?」

    铃铛眼看小姐又将头埋回书里,伸手扯了扯刘静明的衣袖,想再次让小姐理会她。

    刘静明仍低着头,没把眼睛从书上移开。「还能有什么事?不就是那些芝麻蒜皮的小事。」

    刘静明不禁在心里叹气。

    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当初把铃铛的名字给取坏了,让她真的像颗铃铛似的,整天叮叮当当的啰哩啰唆,没一刻安静。

    铃铛将沏好的茶水倒在青瓷杯里,嘴里念着,「只有小姐你觉得是小事。」
    刘静明没搭腔,心里想,本来就是小事嘛。

    「大夫人真是太坏心了,这么多年来存心要坏小姐的婚事,四处跟那些三姑六婆,说那些不实的话。」铃铛将杯子送到刘静明面前。

    刘静明是她爹刘镇在娶妻前,跟在花楼唱曲儿的清倌崔琇琇生的。

    而被收为妾室的崔琇琇生了刘静明后不久,刘镇正式娶了城西酒商的女儿谢宝珠为妻。

    谢宝珠在娘家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,家里的父兄对她疼宠有加,养成她心高气傲的个性。

    嫁进刘家的谢宝珠,哪里容得下丈夫的心完全放在妾室身上,对自己却不冷不热的,心理不平衡的她只能对崔琇琇母女百般为难、千般嘲讽,藉以发泄心中的不满。

    可是碍于刘镇对崔琇琇母女的重视与疼惜,她倒也没真能对她们母女做出什么事来,只能在嘴上占占便宜而已。

    如此一来,她更加仇视崔琇琇母女,视其为眼中钉般刺目。

    在刘静明十二岁那年,刘镇想到湘江再开设另一家饭馆分号,也不知为什么,将崔琇琇一同带了去,没想到,他们竟然在湘江感染了疫病。

    最后再度返回刘家的,是两个骨灰坛,家人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。

    谢宝珠从嫁进门来,直到刘镇去世,守在他身边及心里的都是崔琇琇一人,而她从期待丈夫疼惜的少女,到成为新寡妇人,都不曾走进过自己丈夫的心中,这让她如何能不怨、不恨?

    无从排解的怨恨,她便借着刘镇及崔琇琇生前百般疼宠的刘静明来宣泄。
    她将年仅十二的刘静明赶出华美舒适的闺房,住到家里最偏僻的后园一处老旧的小院落,只让她带了一个婢女,生活用度也故意放纵下人们欺负失势的刘家大小姐,想让刘静明痛若。

    刘镇过世后,刘家顿失依靠──刘镇除了刘静明,就只与谢宝珠生了个女儿刘织云,并没有儿子继承家业,而偌大的家业又急需有人接管。

    于是精明的谢宝珠故意排除刘静明的继承机会,除了将自己兄长的次子谢振青带进刘家,将一切生意全交与自己的外甥掌管外,又担心刘静明嫁人后,夫婿会有机会插手刘家的产业,所以她恶意的让心腹丫头散布不利于刘静明的谣言,让她在婚姻市场中失去让人打探的机会。

    她自己也故意对那些有生意往来的商人夫人说尽刘静明的坏话,存心不让她能有个好归属,藉以报复崔琇琇曾经独占刘镇的宠爱。

    而为谢宝珠所出的刘织云,受到娘亲的影响,对大她两岁的刘静明也是看不顺眼。因为她自从有记忆,就明显的感觉到,父亲只疼爱刘静明,对她却是冷淡不已。所以她从年纪尚小时,就仇视着同父异母的姊姊。

    年纪稍长后,她更加嫉妒刘静明的丽质天生,而她不论如何打扮,都无法抢过刘静明的美丽,让她对刘静明更是痛恨不己。

    跟着被刘家两个重要人物讨厌怨恨的主子,铃铛也跟着受到不少委屈,但她是个实心眼的孩子,仍然对刘静明忠心耿耿,心疼小姐受到的不平对待。

    刘静明伸手接过铃铛递来的杯子,将它捧在嘴连吹了吹凉,再小口的啜饮。
    「又不是头一回听到了……听了那么久,你怎么还没麻木,听一回气一回?我看你以后干脆改名叫气包好了。」

    嗯,虽然不是什么好茶,不过在秋凉的午后来一杯热茶,倒也算是一种享受。
    刘静明很容易满足,就算只是普通茶叶,也能让她喝得很高兴。

    「小姐,你不知道,我刚刚上街去帮你买纸──」铃铛正待将事情说与小姐听,就被打断了。

    「纸呢?」刘静明听到买纸,才发觉铃铛并没有把纸拿进来,马上截断铃铛的话,向她讨纸。

    被刘静明一问,铃铛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,她为了听人家说闲话,竟然被气昏了头,空着手就回家来了。

    她马上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,「小姐,我忘了买……」

    刘静明没好气的看着装可怜的铃铛,「一点儿都不经心!待会再出去一趟,要是再没买回来,小心我把你遣去二小姐房里伺候。」她存心吓唬铃铛。

    「小姐,我不要去伺候二小姐!我不要啦……」开玩笑,她如果真的去二小姐房里,肯定不出两天就会被整得凄凄惨惨、晶光闪闪。

    「那你就给我仔细点儿。」其实刘静明才舍不得把铃铛给人呢。虽然聒噪又迷糊,不过她就是这点可爱。

    「是。」铃铛赶紧应道,然后把话题再度拉回她认为最重要的事。「小姐,我刚才还没说完呢!」

    铃铛接着马上开讲,「那个时候我刚好经过卖珠花的摊子,听到二小姐的奶娘在跟别府的嬷嬷们说三道四……」她将在街上发生的事说给小姐听。

    「由得他们说去,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,我们也没辙。」刘静明应着,手上又翻了页书。

    「小姐,这回说得太过分了,她们竟然说你不安于室,还没出嫁就跟人乱来!」铃铛将听到的一口气说出来。

    以前她们充其量只是说小姐个性不好、目无尊长、长得平凡,现在却变本加厉,竟然抹黑小姐的名节!

    光是之前那些不实的传言,就已经吓退许多想求亲的人家,现在再加上最新的传言,看来小姐要嫁出去是不可能的了……

    「是吗?」听完铃铛的话,刘静明不置可否,也无动于衷,好象铃铛是在说别人的事似的。

    「小姐,你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气?他们──」铃铛看到刘静明完全没反应,不禁急了起来。

    「铃铛,我说过了,没必要因为他人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,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就好了?」刘静明被铃铛吵得无法继续看书,终于抬起头来。

    也许是因为在年纪尚幼时就同时失去了爹娘,所以她看得很开──在意伤心又能如何?死了还不是什么都带不走。

    所以何必计较太多,开心快乐比什么都重要,不是吗?她真搞不懂为什么铃铛要把自己搞成个小老太婆似的,一天到烦恼东操心西。

    「话再说回来,生气又如何?不高兴又能怎样?还不是无能为力。」她将事实说与铃铛知晓。

    「可是……这回可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流言,这可是关系到你的闰誉啊!」铃铛还是无法释坏。

    看着想不开的铃铛,刘静明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。

    既然跟她说不通,刘静明也不想再多费唇舌──还不如将时间留下来看看书,或者绣绣花赚点生活费。

    「别说了,你先下去吧。看你要回房休息还是去找小倩聊天都好,就是别在这儿烦我。」

    「小姐……」铃铛觉得很委屈,她是在为小姐操心,怎么小姐还赶她?
    「好了好了,下去吧!」不再看铃铛,刘静明重新把书拿起。

    铃铛看了看小姐,知道就算待下去也没用,小姐是断然不会再搭理她,只好依言退下。

    等到听到门关上的声音,刘静明才将刚刚还看得津津有味的书合上,轻轻放在一旁。

    她缓缓站起身走到窗前,看着窗外的银杏树,心里想着方才铃铛说的事……
  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娇软的吟叫声,为深黑的夜添上旖旎气息。

    像瀑布般光滑黑亮的长发,披散在枕上及凌乱的床褥上。

    布满汗珠的美丽面容,像是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,蛾眉轻蹙,螓首在枕上辗转,微启的红润双唇不断逸出让人心跳加速的嘤咛。

    她紧抓着床架上垂下的水纱,将它们扯得紧绷不已,藉此稍稍宣泄身上承受的过度激情。

    裸裎的身子不住弓起,她将下身高高抬起,迎接着腿间强壮的男性一下下猛力的撞击,雪白的身躯不停随着男性的推送摇动。

    从地体内不停流出丰沛的汁液,让男人的抽插更加流畅,交合处还不停传出淫秽的水声。

    从水纱后,一双黝黑结实的手臂,伸往女子雪白的胸口,把随着撞击而前后剧烈摇晃的两团硕圆白脂用力抓住,力道之大,丰腴的乳肉都被挤出了他的指缝。
    「啊啊……」随着急促的喘气及嘤咛,雪白的女体开始微微的抽搐紧绷。
    随着男人的强烈抽送,她被抛进喜悦绚烂的境地──她身上壮硕结实的男人,在几回猛力抽弄后,低吼着将发红粗大的男根快速的从她抽搐的紧窄花穴中抽出,大手自行套弄几下,随即从圆亮顶端激射出大量的浓稠白浆,淋洒到她泛着红晕的小腹及软乳上……

    贴着男人汗湿的身子,她上半身伏在他宽厚的胸膛上,侧着头,将耳朵放在他的左胸上,听着他已恢复平静的沉稳心跳声。

    顽皮的纤细小手,轻轻的抚摸着他突起的男性乳头,用慵懒娇媚的声音轻吟,「你知道吗?」

    享受过美好的鱼水之欢,刘静明全身娇软无力,却反常的并不会感到太过疲累,竟然还有精神与男人闲聊。

    「你没说,我怎么知道?」他闭着眼,大手不住轻揉着她圆翘的雪臀,配合她的好心情回问道。

    她嘻嘻娇笑,将身子微微抬起,手肘支在他胸上,看着他的脸。「今天铃铛又从外面气呼呼的回来了。」

    「喔?这回又听到了什么?」他睁开眼,看着伏在他身上的刘静明。

    「你先回答我,你确定你来我这儿的时候,真的没人瞧见过?」刘静明用食指在他性感的嘴角及线条分明的下颚间来回轻画。

    「当然。以我的身手,有谁能看见我的身影?」说话的同时,他眼中闪过一丝异光,不过他并没有将眼神从她脸上移开。

    原本看着他性感嘴唇的刘静明,在他讲话的时候,眼晴向上一瞟,刚好捕捉到了那抹异光。

    她与他四目相对,观察了会儿他不曾稍有变化的神色。

    没错,他自小由名师指导武术,虽不敢说是数一数二,但绝对能在朝中排上三四,所以他说不曾让人看到过,就应该不可能让人发现他的身形。

    刘静明脑子转了转,才缓缓开口。

    「我想……这次的消息应该不是我大娘放出去的。」她将修长匀称的腿弓起,跨上他的腰际,让自己几乎完全趴在他身上。

    「是你吧!对不对?」她手指戳了戳他坚实的胸口。

    闻言,男人但笑不语。

    他既然敢做,就不怕让她知道。

    这个流言确实是他散布的。既然他短期内还不能将她娶回家,为了杜绝其它人的想望,他只能用这种下流手法来保护自己心爱的小女人。

    「坏人!这下真的如你意了,我看以后真的不会再有人上门来提亲了。」刘静明脸上完全没有生气的迹象,反而更娇嗲了。

    反正她从来就不曾在意过外人对她的看法。

    传出这种流言,换作是别家闺女,不知会有多难过;发生在她身上,她却是当笑话听。

    「所以我只好勉为其难,委屈点儿,把你娶回家去。」他就是拿眼前娇俏动人的刘静明没办法,只要她一天没有嫁给他,他就一天无法放心。

    他总是搞不懂她心想到底在想些什么,除了身分的问题正待解决,她也不曾松口,表明想与他长相厮守。

    「我才不要嫁人呢!我既不贤慧也不温顺,个性又真的不好,万一你娶了我以后嫌弃我了,那我怎么办?」她嘟起红艳艳的嘴唇,故意自贬来拒绝他不知第几次的求亲。

    「小没良心的,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了?」他大掌重重的拍了下她充满弹性的臀肉。

    明知道她是为了拒绝而拒绝,他还是一搭一唱的陪她抬杠。

    「哎呀……疼呢!」她身子在他身上蹭了蹭,睨了他一眼,口里嗲声嚷痛。
    因为她的蹭动,胸前两团绵乳紧抵着他的胸膛,让他感受到软腻的同时,也敏感的察觉她的乳头已然挺立发硬。

    她滑细的腿也不住磨蹭着他腹下的男性,让他的情欲再次勃发。

    刘静明从头到脚都紧贴着他,自然能立即发觉他的状况,她更加故意用大腿内侧细滑的肌肤,去蹭着他已然发硬坚挺的火热。

    「嫁给你,每天让你看到,你就不会珍惜了。」她侧过头,眼儿看向他的男性。

    她大胆的伸手握住他粗长的男性,缓缓的上下滑动。

    看她像个魅惑人心的女妖,淫荡又美丽,他的身心完全随着她起舞。

    「谁说的?我会把你当作最珍贵的玉石,每天捧在手心。」他被她爱抚得舒服不己,眼神逐渐深沉,充满情欲。

    他早已被她的妩媚多情掳获,而她不同于时下女子的奇特想法及大胆行径,更让他的心被她迷惑。

    他的手从她圆臀后方探入她的股间。

    她一脚弓跨在他腰际的姿势,让他能轻易碰触到她湿润、软滑的花唇。
    因为不久前的欢爱,她腿间湿意不退,所以他能顺畅的将粗糙的手指插入她的花穴。

    「啊……」他的手指在她体内有节奏的抽送,让她微微的蠕动臀部,随着他的动作向后顶弄他的手。

    细窄的甬道挤压着他的粗指,让她的肉壁与他摩擦。

    她俯下头,凑向他的嘴,伸出小舌舔画着他的唇瓣。

    他张开嘴,伸出舌来欲与她纠缠,可是刘静明却在他的舌轻微与她碰触时,故意后退将舌收回。

    就这样,她一再的逗弄着他。

    几次后,无法满足的男人报复性地将深入她花穴的手指抽了出来,不再爱抚她紧滑的甬道。

    顿失慰藉,花穴里的空虚,让刘静明不依的嘤咛。

    她不再故意吊他胃口,将粉色的湿软小舌,探进他的口中。

    男人满意的吸吮她主动伸进口中的软舌,吞噬着她口中的蜜津,大手重新伸进她的股间,用指尖摸索着她的娇嫩。

    因为已经发泄过一次,所以他并不着急,慢慢爱抚着她的身子。

    他抬起她的上半身,让她稍稍上移,坐在他线条完美的小腹上,捧住一只软绵的乳房,张口含进她的乳尖。

    他双唇咂吮红润硬实的乳尖,大手揉捏着雪白的浑圆,在仔细的舔吮过后,吐出吸吮成红肿的软乳,转过头吸吮另一只丰腴,公平的对待它们,将它们同样沾染上一片湿润。

    水亮的两颗乳尖,就像成熟的莓果般诱人。

    「啊嗯……」她坐在他的腹上,仰起头享受着他在胸前的舔弄,长发披散而下,柔细的发丝不断轻搔着他的肌肤,腿间丰沛的汁液则随着她的扭动,将他的腹上涂成湿滑一片。

    忽然他猛力吸吮她的乳肉,像想将她吞食进去般用力,让她在痛楚中反而感到强烈的快意。

    配合嘴上的深吮,他埋在她腿间的手指抽出,搭上她花唇间隐匿的小小突起,用力的揉搓。

    「唔……」她全身泛起战栗,甬道急速的收缩,可是却让她感到更强烈的空虚。

    她撑起身子,一手抵撑在他的腰际,另一手伸入臀下,握住他的火热男性,将它对准自己的穴缝。

    她将臀部向下压坐,男性圆硕的顶端立时挤开两片贝肉,滑进她的穴口。
    他好整以暇的将手枕放在脑后,看着在他身上被情欲掌控的女人,主动的骑跨在他的男性上。

    「啊嗯……」她放开扶握住他粗长的小手,两手撑在他结实的小腹,将自己的臀向下沉,一寸寸的将他的火热纳进体内。

    从穴口逐渐向甬道深处挤进的粗长男性,将她紧闭的甬道完全撑开,充满她的体内。

    她在完全纳入他后,开始上下起伏,缓缓的套弄着直挺的男性,细细体会他的粗大带给她的快感。

    渐渐的,她不满足于缓慢的速度,加快扭臀的节奏,像骑马似的在他腹上动作。

    胸前两团丰腴浑圆的软乳,随着她动作的幅度,在半空中上下弹跳。

    眼前的乳波荡漾,包围着他男性的紧窄湿穴,和一脸迷醉表情的女人,让他享受到肉体及视觉上的双重刺激。

    他的气息逐渐混乱,无法再维持冷静,忍不住挺起健臀向上顶弄,在她往下沉的时候,猛力送上自己坚硬不已的男性。

    他们的动作越来越狂野,室内充斥着他们的呻吟及低吼,他们在彼此的身上寻求最终的欢愉。

    从他们的交合处不断传出肉体撞击的声音,强烈的快感让他们的体温逐渐上升,流出大量的汗水。

    在上位的刘静明因为剧烈的起伏,全身冒出细细的汗珠,在律动中汗水滑下她的小腹,混合着她体内流出的热液,流泄在男人下身成为一片黏滑。

    「啊──」终于,她在他用力的一击后,浑身一抖,颤动着向前软倒在他胸前,达到高潮。

    他用力抓住她的臀瓣,快速的向上挺进她收缩不已的花穴,将她甬道深处的爱液不断带出,淋洒得四处都是。

    「嗯──」他仰起头,使力抓住她,最后一个猛力贯入后,将悸动抽搐的男性深埋在她体内。

    他闷哼着,抖动结实的臀,将火烫的白浆全数射进她深处……

[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dxcyb 金币 +8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,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