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意淫强奸  »  裙底香

裙底香

作者:来源:怡红院论人气:加载中



 
下午四点多钟,李老板坐在他的办公桌,百无聊赖地透过闭路电视荧幕看外
面店里的情况。今天「裙底香」生意不算十分理想,店里冷冷清清的,只有惠心
在柜台后面,和他一样百无聊赖。

  门开了,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。李老板精神一振。每次有女性客人进来,都
会令他兴奋,尤其是年轻的女孩。可是这个似乎太年轻了,还穿着白衣蓝裙的校
服,大概不会超过十五岁。李老板的左手在自己的裤裆摸了摸,沉思半响,最后
站起来,推开办公室的门。

  女孩在一个性感内衣的货架前面,对着五彩缤纷的各式内衣裤,一条一条拿
起来看,专注得连李老板来到背后她都没有察觉。

  「买内衣啊?」李老板轻声问。女孩回过头来,果然很年轻,长睫毛、尖下
巴、红红的脸颊。天气热,她鬓角微微渗着汗,薄薄的白色衬衫下面,同样是白
色的乳罩若隐若现。她有点害羞地笑笑,露出一颗虎牙。

  李老板强忍住要亲她一下的冲动:「有合心意的吗?」

  「你们的东西好贵喔。」女孩掠掠头发,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,李老板
心神一荡,忙道:「价钱可以商量,可以商量。你看上哪一款?」

  女孩拿起一件粉红色的丁字裤,前面有透明蕾丝的,确实不是像她这样的小
女孩买得起的。「你还个价吧。」李老板爽快的说。

  「可是即使你给我半价,我还是付不起吔。」女孩嘟起嘴两片红唇,娇艳欲
滴。李老板感觉到裤裆里面又抽动了一下。

  「我们到里面谈罢。」李老板开门让小女生进入他的办公室。关门的时候,
他瞥见柜台后面的惠心朝他挤挤眼。

  「我真的没什么钱吔。」女孩显然有点紧张。

  李老板在沙发上坐下,来抬头对站在他面前的女孩说:「没钱不要紧,你可
以用别的东西来交换。」

  「别的?别的什么?」

  「比方说……」李老板舔舔唇:「比方说,你的底裤……」

  「什么?」女孩一呆,但马上明白过来,当下就红了脸:「哎呀,你这人怎
么这样……可是,我没带着其他的底裤吔。」

  「你身上不是穿着一件?」

  「哎呀。」女孩的脸更红了:「你要我现在穿的……?」

  「就是你现在穿的。什么颜色?」

  女孩本能地握着校服裙的裙脚,压低了声音:「粉红色的啦……不过很旧了
吔。」

  「让我看看,好不好?」李老板用他最温柔的声调问。

  女孩犹豫了一下,握着裙脚的手慢慢往上提。李老板眼睛眨也不眨,盯着蓝
裙子下面。

  随着裙子掀起,女孩白皙圆润近乎无瑕的大腿完全裸露在李老板面前。李老
板吞了一口口水,恨不得整张脸贴在女孩的三角裤上。

  正如女孩所说,她的粉红色底裤已经穿得很旧,原本应该鲜艳的粉红也已洗
得发白,但构成三角形三边的腰和两腿部分的花边,仍然很尽责的紧紧贴着女孩
的腰腿;而大腿根裤档两边则春色满园关不住的露出几根深黑卷曲的屄毛,在李
老板粗重的呼吸下微微抖动,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,是年轻女孩的体香、汗水、
溺渍以及令人想入非非的其他汁液,全部结聚在险险遮掩住她最私密部位的一小
片裤档上。

  李老板的指尖才碰触到她的花边,女孩已放下裙角,后退半步:「拿这条旧
的换新,你太吃亏了吔。」

  李老板又吞了一口口水,额角冒出豆大的汗珠,近乎呻吟的说:「不会,不
会,只要你喜欢,这不算什么。」说着,两手探进女孩的裙底摸索:「来来来,
我替你脱。」

  「不要啦,我自己来。」女孩笑着,后退半步当真撩起裙子,弯腰脱下底裤


  李老板微微战抖的手接过女孩递过来的底裤,触手犹有余温。他把鼻子凑近
裤档,恨不得把女孩最私密的气味全部吸进去,最后却摇摇头:「好像太干净了
。」他按下对讲机:「惠心,你进来一下。」

  惠心把底裤翻转过来,像李老板一样闻了闻裤档的部位,对女孩说:「卖底
裤,气味一定要浓郁。首先你每次尿尿之后,记得不要抹干,让裤档给你吸干。
」说着撩起自己的迷你裙,露出水绿色的丁字裤:「你闻闻我的就知道了。」

  女孩略一犹豫,蹲下来,一手扶住惠心的腿,凑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气,一股
强烈的女性气味钻进她鼻孔,她从来不知道女人的尿骚这样好闻,忍不住又用力
吸了一下。抬起头,惠心正含笑望着她:「跟我来,我给你做个示范。」

  女孩点点头,仍旧穿上自己的底裤。惠心带她到后面的洗手间,在马桶上坐
下来,褪下底裤开始尿。金黄色的尿液激射而出,惠心用手心盛接了一些,然后
淋在自己浓密的阴毛上。尿完后,她拉起内裤,让女孩看到还没滴完的小便马上
把裤裆浸得湿透。

  女孩看得十分亢奋,跟着坐上去尿。李老板也来了,和惠心一起靠在门边饶
有兴味地看她。女孩第一次让人以这样色情的眼光看自己尿尿,觉得挺刺激,于
是把腿更张开一点,让他们看,一边学惠心那样用手指沾了尿液,涂抹在阴毛上
。惠心说:「你没有剃阴毛的习惯,这样很好。多数人都不喜欢剃得光秃秃的屄
,而且底裤上黏着一两根阴毛,更性感。」

  尿完后,女孩本能的伸手拉厕纸,惠心及时「哎」的一声,她才记起,马上
缩回手,拉上底裤,低头看看,裤档那一小方棉布马上湿了一片:「这就行了吗
?」

  「一天下来,就差不多了。」惠心朝她挤挤眼:「接下来怎么做,让李老板
教你吧。」

  李老板关上办公室的门,笑得像一条饿了三天的狼,一手把女孩拥进怀里,
另一只手试撩起她的裙角,女孩微笑着,不但没有反抗,还靠近了一点。李老板
隔着被尿液浸湿的底裤接触到她柔软的屄毛,女孩的呼吸重浊起来,低声说:「
轻一点啦,人家还是……」

  「处女?」李老板说:「不要紧,我会小心的。」他的手指探索着,找到了
屄毛保护着的小小阴蒂,轻轻搓弄起来。没搓两下,女孩下面就湿了,粘粘的蜜
汁迅速溢满底裤小小的裤裆,还涂满了李老板的手指。女孩半闭着眼,微微喘息
。李老板轻轻褪下她的三角裤,搁在沙发上,站起来,把女孩拥进怀里,便亲她
的嘴。女孩湿湿的舌头和着甜甜的口水滑进李老板口中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女孩推开李老板,换上那件新的粉红蕾丝三角裤。

  李老板说:「还有一件奶罩,和这是一套的,也换上了吧。」

  「好啊。」女孩说着,脱下白衬衫和自己的白色内衣,露出发育中的乳房,
两颗淡红色的乳头娇艳欲滴。

  李老板把新奶罩递给她,顺手摸摸她的乳房,一摸便舍不得放手,女孩也不
退避,让他玩弄够了,才把奶罩穿上,一边说:「一件旧三角裤换你一套全新的
内衣裤,你不会吃亏吗?」

  「不会不会,年轻女孩穿过的内裤,很多人等着买呢。」

  「真的吗?」

  「当然是真的。」李老板捡起那件半旧的底裤,又闻了一下,才放进一个胶
袋里。胶袋外面有一张标签,李老板握着一枝笔:「可不可以写上你的名字?」

  「我叫王雪萍,家里都叫我萍萍。」

  「那就写萍萍好了。多大了?」

  「十五。」

  李老板写下:萍萍/十五岁/学生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萍萍换上新的粉红色奶罩和三角裤,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。贴身的布料柔若
无物,勾勒出她美妙的曲线,两颗小奶头和一丛屄毛若隐若现。性感毙了,萍萍
露出满意的笑容,一只手移到两腿间,隔着底裤抚摸自己,直摸到下面春潮泛滥
,两根手指头都染了一层粘糊糊的屄液。萍萍闻着自己的手指头,忽然听到隔壁
房里传来的声音。

  爸妈又在打炮了。萍萍的心跳加快起来,她蹑手蹑脚地走到爸妈房间门外。
他们的房门总是不锁,只是虚掩着,给了萍萍不少方便。她已不止一次在门外偷
看爸妈干炮,听他们呻吟、喘息,听爸爸的屌在妈妈的屄里插刺搅戮的声音,每
一次都听得她欲火难熬,回房间后非得狠狠搓揉自己一翻才能入睡。

  房门照例还是不关,而且比平时开得更大,街灯从窗外射进来,可以看见床
上蠕动的两具裸体。爸爸仰卧着,妈妈在上面,含着他的屌。从萍萍的角度看得
清楚,妈妈半闭着眼,状极享受地吸吮爸爸那根又粗又大的屌,一手还玩弄着爸
爸的卵蛋。妈妈的下体则贴在爸爸脸上,爸爸显然在舔她的屄。

  萍萍一边看,一边隔着小内裤摸自己的屄,裤裆那一小方棉布早已湿透了,
连阴毛也是水淫淫的一片黏湿。

  这时,妈妈忽然停止了吮吸的动作,挺直了腰,全身起了一阵微微的战抖,
然后她呼出一口气,整个人摊倒在爸爸身上。爸爸用手拍拍她的屁股:「真来劲
,小臭屄,你的水弄得我一脸都是,快给我舔干净。」

  妈妈轻笑一声,起身换过方向,伏在爸爸身上,大概真的舔他脸上的淫水,
一手则握着爸爸的屌往自己的屄里插。

  萍萍像一只猫似地,悄无声息的穿过虚掩的房门,慢慢爬到床边。她决定要
近距离好好的欣赏一下爸妈的真人表演。她缩在床脚,探出头来,妈妈的阴唇套
着爸爸的屌,和萍萍相距不过一臂之遥,她看得清清楚楚,随着妈妈上下的动作
,爸爸的屌露出来又被妈妈的屄吞进去,露出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整根都沾着粘粘
的屄汁,在窗外透进来的微弱街灯光中闪闪发亮,插入妈妈体内的时候则有屄汁
顺着阴唇两边流下来。萍萍不但大开眼界,还听到爸妈配合着动作发出的喘息和
呻吟,连他们下体的气味她都没放过。萍萍深深吸嗅着男女交媾时散发出的骚味
,越闻越觉得好闻,这才明白情趣店李老板为什么喜欢女孩子穿过的脏底裤。

  爸爸射精了。两人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,萍萍缩回她的头,躲在床脚,等爸
妈睡着了才溜出去。好在没等多久,两人就都发出了鼾声。萍萍想起他们今晚曾
经出去赴宴,大概喝了点酒,才会这么快入睡。

  萍萍又耐心等了一会,才探出头,看看爸妈是不是睡熟了,只见妈妈仰躺着
,两腿张开,大腿上还沾着精液,两片阴唇间也流出了一道奶白色的精液。那浓
浓的骚味还没有散去。萍萍眼睛一眨也不眨,看着爸爸的精液流到妈妈屁股下面
的床单上,湿了一片。萍萍伸出手,小心不碰到妈妈,用指头沾了一点,放到口
中吸吮。这是她第一次尝到精液的味道,她常常在自慰时幻想给男人口交,直到
他射精,然后把精液咽下,没想到第一次吃的就是爸爸的精液。妈妈的阴唇间,
奶白色的液体仍不住流出,萍萍忍不住再伸出手指,想再弄一点来尝尝,指尖却
不小心碰到了妈妈的屄。萍萍吃了一惊,不敢再动,手指停在妈妈的阴唇上,屏
息等了半晌,没有什么动静,萍萍咬咬牙,把手指轻轻插进妈妈的屄。湿滑的精
液令她的手指畅通无阻地直入妈妈体内。这也是第一次,她这样探索女性的身体
,平时她自慰时都只在外面搓揉,因为不想把自己弄出血。她的手指在妈妈里面
停留了一会,整根手指都沾满了爸爸的精液和妈妈的蜜汁。萍萍吮吸着指头,心
想:爸爸好厉害,一次就射那么多。她上身伏在床上,靠近妈妈张开的大腿中间
,她的脸几乎贴着了妈妈的屄,她吐出舌头,舌尖舔到两片阴唇间仍然缓缓渗出
的精液。她舔了一下,第二次再舔时,舌尖故意碰触到阴唇,妈妈还是没有反应
,萍萍的胆子大起来,开始舔舐妈妈的屄、阴唇四周,以至阴毛上的精液都舔干
净了,还冒险把妈妈的阴蒂含了一下,但不敢太用力吸吮。

  「妈,我给你弄干净了。」萍萍在心里说。然后她望向旁边侧躺着的爸爸,
两腿间的屌已经缩小了。萍萍跪在床边,轻轻用手托起爸爸的屌,心想:「爸,
我从来没有含过屌,你就做我的第一次吧。」就张开嘴,把屌含在嘴里,也不敢
大力吸吮,那屌在她口中竟然慢慢挺起来,萍萍吓了一跳,马上把它吐出来,但
定神看时,爸爸并没被弄醒。「坏爸爸,吓死人了。」萍萍心想,却也不敢再骚
扰爸爸,向那根半软半硬的家伙投过不舍的一瞥,边舔舔唇回味爸爸妈妈的味道
,才又像只猫一样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间。


        第二章 枕畔亵裤姐留香 门后春光娘出浴

  萍萍在她舅舅家。舅舅和舅妈有事外出,表弟又不在家,要她过去看着小表
妹。小表妹只有十岁,很听话,萍萍和她玩了一会,小表妹累了,上床睡觉。

  舅舅还没回来,萍萍在房子里翻翻看看,来到舅舅的卧室,看着他们的床,
边忍不住幻想舅舅和舅妈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情形,像她偷看过许多次的爸爸妈妈
那样,舅舅伏在舅妈身上,粗大的屌插入舅妈的屄,那屄丰腴多汁,舅妈闭着眼
睛,被肏得哎哎地叫。

  萍萍的手伸进短裤里面,「裙底香」李老板半卖半送给她的粉红色咪咪小裤
裤又已湿透了。

  「有个人每天晚上陪我打炮多好。」萍萍想着,来到表弟的房间。表弟承邦
只比她小两个月,萍萍希望能在他房里找到一些成人杂志,看看大男生大女生脱
得精光,摆出各种淫贱姿态。表弟这个年龄的男孩,多少总会藏着一两本这些杂
志的吧?她翻起表弟的床褥,没有;再看看枕头底,萍萍的眼光一亮:没有成人
杂志,可是……

  表弟的枕头底竟然偷偷藏着一条女人的底裤!萍萍用手指挑起底裤,是普通
的白色棉布,除了前面正中一个小小蝴蝶结之外,没有蕾丝也没有花,萍萍闻闻
裤裆的部位,没什么诱人的气味,她再大力吸嗅,这才闻到从缝线之间透出若有
若无的尿骚。显然底裤的主人每次尿完都擦拭得很干净。萍萍自己则已经不再揩
抹尿滴了,自从经过惠心的指点之后,她每次撒了尿都不浪费厕纸,让底裤的裤
裆吸干。

  一天下来,裙底暗香浮动,有空的时候便到「裙底香」,让李老板闻闻舔舔
,还换来另外两套性感内衣裤。她也为李老板吹箫,尝到了男人在她口中射精的
滋味,甚至在李老板的游说之下舔过售货小姐惠心的屄,感觉是很刺激。在家里
她研究过妈妈换下来的底裤,发现和她的同样骚香扑鼻,仿佛妈妈也没有浪费厕
纸的坏习惯,令她猜测莫非爸爸也喜欢这个调调?

  然而表弟藏着的这一条,是谁给他的呢?还是他偷回来的?偷谁的?他家里
只有一个女人……

  萍萍走回舅舅房里,翻看舅妈放贴身衣物的抽屉,舅妈的三角裤全是白色的
,不性感的那种,萍萍不用比对就能肯定:表弟藏起的那条也是舅妈的。

  表弟偷他妈妈的三角裤?偷来干什么?萍萍不用想也知道。不过,如果表弟
只能玩玩这种既不性感不香艳的底裤,那么要是让他尝到我这种每天精心腌制的
小辣妹香骚三角裤……萍萍越想越兴奋,巴不得表弟早点回来,而且要赶在舅舅
舅妈前头,才能享受这位小表姐为他准备的礼物。

  等呀等的,等了好久,有汽车停在门外。萍萍从窗口望出去,是舅舅的车子
。她大失所望,但马上有了另一个主意。

  她迅速脱下粉红色的丁字裤,又抓过一张纸,匆匆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,一
并塞在表弟的枕头底,然后穿好短裤,走下楼梯,舅舅和舅妈刚好进门。舅妈问
:「妹妹呢?睡了吗?」

  萍萍应了一声,舅妈于是吩咐舅舅送她回家。

  萍萍坐在车上,没穿底裤,总有点不自在,想到温柔好脾气的舅妈,又是端
庄的中学教师,要是知道表弟玩她换下来的脏内裤,闻她那地方的气味,不知会
有什么反应?还有,她留给表弟的纸条上没写自己的名字,表弟会知道是她吗?

  回家后不久,她正准备上床的时候,表弟的电话来了。萍萍紧张地拿起手机
:「喂?承邦吗?」

  「萍姐……」

  「嗯,看到我给你的礼物了?」

  「真是你啊。谢谢啦。」

  「喜不喜欢?」

  「喜欢,当然喜欢,你……嗯,你……好香耶。」萍萍轻笑起来:「比舅妈
香吗?」

  「香多了,也性感多了。蕾丝丁字裤耶。怎么我妈从来不穿这一种?」

  「香就多闻一点。」

  「闻?我还舔呢。」

  「还舔哟?」萍萍笑得喘不过气来:「我的屄汁,味道还不错吧。」

  「太好了,我妈也在她的三角裤上留下这么香浓的汁液就好了。萍姐……」

  「嗯?」

  「下次让我舔你的屄,好不好?」

  「好啊。」萍萍爽快的说:「我今晚本来等你回家的,可惜你爸妈比你早。


  「你的手机能拍照吗?」

  「可以的。你是想……」

  「我想看看你的屄。」

  「好啊!」萍萍大为兴奋:「咱们交换,你让我看你的屌。」

  「就这么说。」萍萍敞开两腿,把手机对着自己,拍了一张,想了想,又对
着乳房拍了一张。

  「萍姐。」承邦的声音微微战抖:「你好性感。」

  「你也不错呀,已经长得这么壮了,好想咬一口耶。」

  「姐,你剃毛吗?」

  「我有修过。好不好看?」

  「好看……不过,我喜欢女孩子下面的毛浓一点,像我妈。」

  「真的?你怎么知道你妈的毛浓不浓?你偷看过?」

  「她睡觉的时候,我撩起她的睡袍偷看过。她的毛多得三角裤都盖不住耶,
两边都露出来了,我才想咬她一口呢。听说女人阴毛浓就是性欲强,是不是真的
?」

  「啊哟。」萍萍笑说:「你妈性欲强不强,关你什么事?你想肏她?」

  「她肯让我肏就好了……萍姐,我是不是很变态?」

  「怎么会?你想肏你妈,这很正常嘛。」萍萍觉得自己像个经验丰富的大姐
姐,为小表弟进行性教育:「我自己也是啊,我自慰的时候,都想着肏我爸爸。


  「你肏你爸爸?」承邦在电话另一端笑起来:「该是你爸肏你才对吧?」

  「你少大男人了,不都是一样?反正我幻想和我爸干炮就对了。不止我爸,
还有我妈,三个人……」

  「你和你妈?」承邦发出几声淫笑:「六九吗?你舔姑妈的屄,她舔你的?


  「我真的舔过我妈啦,不骗你。」

  于是,萍萍把那一夜偷偷舔吮熟睡中的爸妈下体的经历说了一遍,听得承邦
不知多么羡慕,连说:「萍姐,你好大胆耶。对了,上次我到你家,翻到姑妈换
下来的三角裤,吓,好闻极了,不忍释手哪我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我妈的毛也很浓哟,像你说的,三角裤都盖不住。」

  「那她一定很淫荡。」承邦肯定的说:「你像她,所以你也淫荡。」

  萍萍笑了笑,自觉果然有几分淫荡:「不要胡说,我那里淫荡?我还是处女
哪,你别不信。」

  「啊,你从来没有……?」

  「没有什么?真刀真枪的打炮是没有,不过屌是尝过的。不是偷尝我爸那一
次,是正正式式的口交──当然不是我爸;好过瘾,精液射得我满嘴巴都是,我
全吞下去了。屄我也舔过的──当然也不是我妈……」

  「姐。」承邦忽然打断她:「我要收线了。」

  「要睡了吗?」

  「不,我、我听你说的,听得太兴奋,忍不住就射了。我要去清洗清洗……
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承邦告诉萍萍他趁妈妈睡觉的时后偷看她的裙底春光,其实他偷看的机会远
不只于此,而且他看到的是脱光了衣服的漂亮妈妈。

  婉芳每天下午从学校回来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她的卧房里有一个浴室
,通常她洗澡时浴室的门都不关,只掩上卧房的门。承邦发现这一点之后,就开
始找机会偷看他妈妈洗澡。

  婉芳回家进房之后,先到浴室开水,然后回到房里,脱去衣服,才进浴室洗
澡。她以为承邦都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做功课,但其实他已等在门边,婉芳一进了
浴室,他就潜入房里,捡起婉芳刚脱下来的衣物,通常是衬衫配及膝裙或深色的
连身裙,上面还留着婉芳的体香,腋下的部位可能会有一圈汗渍;白色的奶罩,
里面的棉垫同样有婉芳的汗渍和残留的淡淡乳香,承邦把奶罩盖在鼻子上闻,他
在穿衣镜里看到自己,像医院的病人脸上盖着帮助呼吸的氧气面罩。最后他从婉
芳洁白柔软的衬裙里翻出她的三角裤。很可惜,婉芳的三角裤都是白色的,一点
也不性感,而且她显然每次上厕所之后都揩抹得十分干净,承邦用尽了力吸嗅,
也只能从裤裆上闻到很淡很淡的尿骚,比萍萍表姐气味浓郁的底裤差很远,但因
为是自己的妈妈,已经够让他兴奋的了。

  承邦一边闻着,一边留意浴室里的动静。经过几次观察之后,他知道婉芳照
例会先撒个尿,浴缸的水声盖不住尿柱撞击马桶瓷壁或水面的声音,尿完后,浴
缸的水还没满,婉芳会站在洗脸盆前洗脸,有时也洗头。这就是他出击的最好时
机了。

  婉芳站着的位置正在浴室门边,这时如果有人──当然这人就是承邦;蹲在
门外、从低角度探头窥看,正好看见她全裸的下身。如果是洗头的话,婉芳会弯
下腰,两腿因此会更张开一点,这是最适宜偷看的时候。浴缸和洗脸盆同时开水
,水声掩盖了门外的承邦可能发出的任何声音,加之婉芳在水龙头冲洗之下一直
闭着眼,他更可以肆无忌惮地爱怎么看就怎么看。他的头尽可能贴近婉芳的私处
,──但要留心头发不要碰到她;用力吸气,就可以闻到从她两片阴唇间透出来
的骚味。婉芳平时撒尿虽然抹得很干净,但洗澡前这一泡尿她显然省了工夫,大
概认为反正脱光了,不必担心弄湿衣物,所以任由阴唇两旁的阴毛沾着残余的尿
珠。有一两次,承邦甚至壮起胆子,伸手碰触妈妈的阴毛,让她的尿滴沾湿他战
抖的手指头。

  成功偷看过几次之后,承邦的胆子更大了,这天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带着
手机来,先拍摄了婉芳换下来的衣裙等物,却意外地找不到婉芳的底裤,承邦大
为诧异,把那堆衣物翻了几遍,但底裤就是不见了,难道妈妈今天没穿底裤上课
?他知道那不大可能,但妈妈不穿底裤教书的想法仍然令他兴奋不已。浴室里面
婉芳已经开始洗头了,承邦不再浪费时间,闪到浴室门外,将手机对准了妈妈张
开的两腿中间,变换着角度前前后后卡嚓卡嚓痛快地拍了几张,意犹未尽地站起
来,又拍了几张全身的,婉芳的姿势要拍她的乳房很不容易,但承邦小心地把手
机伸到前面,不惊动她地取得了珍贵的镜头。闭着眼睛专心洗头的婉芳哪里知道
,自己一丝不挂的艳照已经被儿子珍藏在他的手机里面了。

  承邦回到自己房里,慢慢地欣赏他的杰作,妈妈浑圆的屁股、微微润湿的阴
唇、纤毫毕现的阴毛、饱满的奶子、硬梆梆的乳头……边看他边抚摸自己坚硬
烫热的那一根,边嫉妒爸爸,可以享用妈妈这样漂亮的女人,在学校里婉芳也许
不是最漂亮的女教师,教历史的林雅君老师、教化学的宋海茵老师都是公认的美
女,但四十多岁的婉芳仍然保养得很好,仍然性感,承邦偷拍的这一批相片就是
有力的证据。

  他又想起了妈妈那件神秘失踪的底裤。说婉芳不穿底裤就出门,他是怎么也
不会相信的,那么底裤到底哪里去了呢?难道送了给别人?妈妈在外面会有野男
人吗?这好像更难以置信了,但也更刺激,承邦想像着妈妈和别的男人偷情的画
面,这样诱人的屄,插进去的感觉不知怎么样?承邦叹口气,知道即使妈妈和别
人偷情,自己和妈妈做爱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,只好退而求其次幻想一下萍萍表
姊,不,说退而求其次也许不对,表姐又美丽又青春,和妈妈比说什么也不能称
为「次」,而且她说她还是处女,谁知道是不是真的?不要紧,是不是真的,这
根东西一插进去就知道了……